加拿大覺友   Johnny Wen  (2016年1月)

我 參加全程靜坐的課程,可以講是非常之偶然,更加可以講是半推半就來形容。因為我的家姐報名參加了基礎班,她上了第一堂課后,發覺自己可能來到加拿大時間太 久了,中文程度差了一大截。在課堂上,很多時候寫得筆記來,又錯過了老師講課的內容,有許多從來沒有接觸到的名詞,難以一下子理解。加上她了解到靜坐可以 使人的意識清靜,靜坐使人安靜,除去緊張,使肌肉得到放鬆的作用。所以她在公在私,極力推薦我去參加這一課程。因為她覺得靜坐的過程對我的工作和身體會有 一定的幫助。在這種情形下,我徵得楊洪老師的同意旁聽了基礎班的第二堂課。雖然,有許多的詞彙我聽起來都好像比較陌生,例如什麼是覺,一下子很難理解,我 初時的錯誤理解為就是覺悟的覺。越是這樣抽象,我的好奇心驅使我更強烈,所以我都毫不猶豫地決定報名參加基礎班,好在楊老師同意我這個遲來的插班生。

初 時,我對全程靜坐是不知不覺,更加沒有什麼奇怪的現象,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內在經驗,只能夠老師說是怎樣做就怎樣做,沒有什麼異常現象發生,人也不會動。在 靜坐時還會雜念叢生,整個腦意識不能夠安靜下來。在學習與實踐中,慢慢地認識到靜坐以不作為為原則,簡單地說,就是能夠覺知道自己的意識狀態。雖然,這些 是比較抽象的概念,一下子很難接受。在楊老師的指導下,我也開始明白了,從意識自覺到生命自覺的過程是一種解的過程,就是要人們不動意,不用意,不作為。 當然,也可以說是靜態的意識產物。

靜坐時所產生的現象我是沒有太明顯,在靜坐了一個多月後,兩只手不由自主地向下跌,初時用意去調整姿 勢。後來经過楊老師的教導我們千萬不要用意識去調整身體的動作,結果遵從老師的教誨,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,身體自自然然會調整自己的姿勢,不會出現不舒服 的感覺。而身體確是起了很多的變化。我是經常有偏頭痛的人,差不多每隔三兩日,下午二三點鐘就會痛,開始靜坐之後一個星期,頭痛的現象逐漸減少,到現在只 是間中發生過一二次。其次就是我的左耳,在第一個星期靜坐期間,不明不白又出現了阻塞的現象(之前有過這一毛病,后來睇醫生好了),二日後,奇蹟地又好返 了。  到最近,我的右肩膀筋膜正在發炎(二年前在雪地媔^倒過) ,現正進行物理治療,還在康復中。最奇妙的還要數這個星期一(元月十八日),我的左眼無緣無故又發炎(五年前左眼就是發生過一次,當時很嚴重,差一些就盲 了),看過急症,開始好轉了。我在摸索着,難道這些變化就是楊老師所言的意識自覺到生命自覺的轉變過程,我非常期待這一轉變,也期待享受這轉變所帶來的樂 趣,到時我一定會與各位關心全程靜坐的朋友一同分享!在睡眠方面,我發覺參加靜坐前與靜坐後,雖然睡眠時間一樣,但是精神狀況大有改善,相比之下當然是後 者精神了很多。
   
既然靜坐可以使自己帶來那麼多的變化,更加可以給自己的腦意識完全的放鬆,尤其是深層意識,我會繼續努力不懈地堅持下去,使自己的人生,有健康的生活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Johnny Wen